【范文7.2.5号】爸爸的大手

Thu, 13 Sep 2018 05:11:57 +0800
实验小学鹳山校区五(4)班 张乐也 指导教师:戚慧群
 
 
  太阳普照着大地,绿树随风摆动,鸟儿放声歌唱,我,却只能待在医院里。
 
  星期六,我学好毛笔,沿楼梯飞奔而下,手紧紧搭着扶手。下到二楼,隐约看见爸爸的影子,我又加快了脚步。眼看着快到楼梯口了,突然,手心一阵刺痛,被什么勾了一下似的,低头一看,我怔住了:右手竟然被扶手拉出一个大口子,还能模糊看见里面的经脉,血正不住地往下流。
 
  我顿时蒙了,云里雾里的,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爸爸见了,一个箭步冲过来,用大手紧紧按住我充满鲜血与墨汁的伤口,一把将袋子拎过,几乎是揪着我往最近的小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爸爸的脸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却仍将大手紧紧地按在我的伤口上。护士说:“把手拿开。”“不行啊,一放开就会流血!”爸爸不肯。在护士的劝说下,爸爸终于小心翼翼地放开手。护士看了看,皱了皱眉:“这个要到医院去缝针的,先用纱布包起来吧!”说着拿来纱布,包住了伤口。
 
  刚包好,爸爸又紧紧地按住了伤口,拉着我去等车。左等右等,依然没有车经过,爸爸急得满头大汗,握住我的手也在微微地抖动。终于看见了一辆三轮车,爸爸拉着我就上去了。
 
  坐在车上,握着爸爸那温暖而又饱经沧桑的大手,我的思绪不由飘回从前。那次,我在学美术,脚不慎重重撞在锋利的门框上,顿时脚指头被拉出一个大口子,爸爸也像现在,用大手牢牢按住伤口,急匆匆带我去人民医院……
 
  “儿子,到了!”爸爸的喊声将我拉回现实,我赶紧跟着下了车。
 
  挂了号,到了诊室里,爸爸悬着的心仍没有放下,他依然用厚实的大手紧紧按着我的伤口。
 
  等医生麻利地缝好了针,挂上盐水,爸爸才长出了口气,然后严肃地说:“下个楼梯也会这样不当心!下次千万不要……”听着爸爸的数落,握着爸爸厚实的大手,我的心,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