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不是自我表达

Tue, 10 Apr 2018 10:24:37 +0800
  孔子有“四绝”——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这里的“我”有“自以为是”的部分,是自我中心主义。我们往往会听到用“你这个人太自我了”去批评一个人。
 
  写作上,也有“毋我”的“我”。
 
  比如:张三和李四是小学同学,俩人同病相怜,一到春天身上就起疙瘩,痒得不行。升入中学后,俩人没在一个学校。春天来了,张三又起疙瘩了,他写信问李四:“我痒痒,你痒痒不痒痒?”可提笔忘字,“痒”字写不出,又不去翻字典,而是联想到化学上的氧气O2,于是他写下了这样的话:“我OO,你OO不OO?”
 
  李四收到信后,实在读不懂,就去请教老师。
 
  语文老师念了一遍:“我圈圈,你圈圈不圈圈?”——读不明白啊;
 
  数学老师念了一遍:“我零零,你零零不零零?”——也是糊里糊涂;
 
  英语老师看了看,说:“我欧欧,你欧欧不欧欧?”——实在不知说什么;
 
  体育老师说:“我球球,你球球不球球?”——依然一头雾水。
 
  化学老师来了,脱口念道:“我氧氧,你氧氧不氧氧?”
 
  李四挠了挠胳膊,恍然大悟:“老师,我明白了!”
 
  “我OO,你OO不OO?”这句话,让张三来读,一点问题也没有,他是作者,知道得清清楚楚。李四和这几位老师,都是读者,所以闹了这么一大圈,才歪打正着。虽然这只是一个笑话,或者可以用来教育孩子要把字写对,但在写作上,可以把它理解为“自以为是”——张三的自以为是,作者的自以为是。
 
  写作不是自我表达,而是表达自我。读者不是作者,作者应当为读者考虑。作者的交代要有效且清楚,读者才能读懂。
 
  表达是讲规则的。“车同轨,行同文”就是规则。
 
  写作技法也应该是写作规则的一部分,犹如排比句——把三个或以上意义相关或相近、结构相同或相似、语气相同的词组或句子并排在一起,才叫排比句。当然,技法不是绝对的,我们要掌握的是它的基本义,而不是“一刀切”,犹如有时候两个句子或以上的并列句子也可以称为排比句。如此才算活学活用。规则终究是死的。
 
  有老师讲:“对孩子进行文学性作文技法的指导后发现,孩子写的并不能真正动情。我感觉自己在课堂里,只注重了技法,缺少了情感的渲染有时候感觉好矛盾。”
 
  小学生初学写作,连作文是什么都不清楚,讲一点写作技法,方便他们操作。等到能够写出一篇作文来了,再来讲情感也不迟。虽然情感是天生的,作文是后天训练的,但是,在作文中渲染情感不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而应该是有规则的表达。如此看,技法与情感并不矛盾。当然,即使是不讲规则的表达,也是有情感的,但更多是情绪。泼妇骂街的时候气愤极了,就是听的人有点受不了。
 
  表达与自我,谁先谁后,从不同角度去看,各有道理。对“自我”的理解也可不同。
 
  写作是逻辑、思维的产物,应该是表达在先,自我在表达中。
 
  作文是“流通的商品”,光作者明白是不够的,得读者理解才好。特级教师施民贵讲:“作文,做人,永远是最具有活力的课程。”“活力”从何处来,思考很重要。
 
  谈到这,回头再来思考自我与表达这个问题:某人写一部自传体小说,写到热恋部分,回想起曾经的每一句甜言蜜语,她都是那么的有情感,写下来是洋洋洒洒。请你想一想,这些甜言蜜语,对这部小说来讲,是表达重要还是作者的自我重要?对读者来讲,这样的“自我表达”有没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