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将关心下一代事业进行下去——访萧山区关工委“五老”讲师团团长 李凌峰

Mon, 13 Sep 2021 11:29:42 +0800
被采访人简介:
 
  李凌峰,男,1952 年生,浙江杭州人。曾任《萧山日报》副总编辑,萧山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等职。2007 年10 月加入关心下一代工作队伍,现为萧山区关工委“五老” 讲师团团长、萧黎关爱工作室负责人。
 
 
  问:我们知道,“萧黎关爱工作室”是萧山区首批命名的老干部正能量工作室,是什么契机让您想到成立“萧黎关爱工作室” 的呢?
 
  答:我成立“萧黎关爱工作室”,还是区委老干部局领导给我的启发和指点。
 
  我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多年,在实践中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 当我讲完一堂课要打道回府时,往往会有一些听众围着我,问长问短,尤其是当我给学生家长讲授家庭教育的课程时,这种情况更为突出。家长们会紧紧围着我,针对他们孩子的情况,向我讨教“良方”。时间有限,我无法一一回答,情急之下,我便想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 QQ 号码留给大家,让他们在需要的时候联系我,我承诺一定会认真负责地给予解答,同时也告诉他们,我不能确保解决你们的问题,但我一定会用心帮助想办法、出点子。当时我想,我课讲得再好,也就个把小时,孩子们或者家长们日常遇到的成长中的烦恼或家庭教育中的迷茫,依然没有地方去讨教,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他们,让他们随时都可以找我探讨问题, 虽然不能达到次次“药到病除”的效果,但能让有需求者有个可以诉说、探讨的地方,情况就会大不一样。于是,从 2010 年起, 我便组建了名为“萧黎苗圃”的 QQ 群,之后又建立了同名微信群, 随时接受人们的咨询。而且,在日常的工作中,一旦有人提出各种疑惑和问题,只要是能公开的内容,我都在征求对方意见的基础上,在群里公开作答。这样,不仅对有需要的孩子或家长,可以直接给予指导,还能够让大家都能看到问答双方的内容。这样的疏导教育方式,实现了资源共享,一举多得,群内的人都可以触类旁通,参照仿效,其效果也非常明显,实现了“一劳多赢” 的效果。
 
  这项工作也得到了上级的肯定,中国关工委的机关刊物《中国火炬》,还专门在 2013 年第 6 期上,以《我用网络延伸关爱的触角》为题,对我进行了专访。
 
  2018 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与区委老干部局陈文红局长聊到我的关心下一代工作情况后,陈局长当即启发我“可以专门成立一个工作室,将关心下一代的工作提升一个层次”。于是, 我便着手成立了“萧黎关爱工作室”。当年 10 月,区委老干部局专门向包括我在内的 5 个老干部工作室颁发了铜牌,还在老年大学内专门辟出 1 间办公室作为我工作室的工作场所。现在,我的工作室另外又聘请了 3 位志同道合的老干部,作为工作室的导师,一起参与关心下一代工作。
 
  大家对我的工作如此关心和支持,我只有用更加勤奋的工作, 取得更加出彩的成果,才能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问:您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中最有意义或者说最有获得感的事情是什么?
 
  答:我觉得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不论是大众化的讲课,还是个别谈心,抑或是其他方面的工作,都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我屡屡感受到,我所讲的道理,对方也许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经我一点拨,很多时候对方往往会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意义,也让我最有成就感。毕竟,是因为我的工作, 让对方可能从此就走出阴影,愉快地生活了。在这一点上,有一件事,我印象非常深。
 
 
  记得有一天,一名女同学的头像,一直在我的 QQ 上闪烁。点开一看,一长串流泪的卡通头像在齐刷刷地闪动。于是,我发过去一串“憋着笑”的头像,随后马上跟过去一句俏皮话:“怎么?我们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哭起鼻子来啦?”谁知对方突然发过来硬梆梆的一句:“我不想读书了!”对此,我感到非常震惊, 好端端的为什么就突然不想上学了呢?于是,我耐着性子询问缘由。一开始对方还不愿意向我透露真相,在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攻势”和紧接着一句“为什么不信守我们刚加QQ 时立下的‘双方都必须讲真话’的承诺”的追问下,这位初二年级的女同学终于鼓起勇气向我坦陈了真正原因,原来她在一次期中考试中成绩很不理想,在学校被老师批评,回到家又被家长一顿数落,她顿时感觉读书太没有味道,产生了厌学情绪。这时,我一再开导她,和她讲了很多社会上读书人的感人故事,希望她不要辜负爸爸妈妈和自己的一片真诚……。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耐心劝说,最后她终于发过来一长串“憋着笑”的头像,并跟上一句“我会好好读书的,请李老师看我的表现吧”。
 
  一个心头打结差点走不出阴影的孩子,终于又愉快地前进了。我顿时一种满满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10 年来,我通过网络开展帮教并取得一定成效的故事,已经难以计数。
 
  问:您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十多年,好像经常有新“套路” 问世,请您再具体介绍一下。
 
  答:我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 13 年了,也谈不上有什么新“套路”,只是深感我们做任何工作,创新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年来,我的工作隔三岔五的确实有一些新动作:上课三年,我感觉孩子们乃至家长们已经不满足于这种满堂灌的模式,感受到他们需要动态式的帮教,日常出现情况可以有一个诉说、探讨的地方,于是, 我建立了 QQ 群和微信群;当在群里这种不见面的帮教,有时候已经不能解决现实问题时,我又把他们约过来,面对面交流、帮教; 当这种个别谈心方式感觉工作效果的面不够大时,我又主动联系, 先后担任了两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还开办了旨在进一步探索关心下一代工作的思想道德教育实验班和家庭教育实验班等,将以往仅仅是开展关心下一代工作,上升到进行有意识的课题研究, 陆续提出了一些比较新颖的观点和理念。
 
  另外,在今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中,由于我人在上海回不来,无法像其他老同志一样参与到社区抗疫工作中,我就想到要创办一个《李大叔数说疫情防控》的小栏目,利用自身政治敏锐性强、善于收集、鉴别网络信息的优势,将了解到的党和国家有关部门的权威信息进行编辑,以提纲挈领、言简意赅的条目式短文传播出去,给各个微信群里的朋友们提供参考和帮助。这个小举动也是基于实际情况的一个创新,没想到反响很好,一共编发了 400 期,还收获了许多“粉丝”,关于这个小栏目的报道在浙江新闻客户端上的阅读量超 23 万,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还有今年暑期的“假日学校”,由于受疫情影响,暂时不能像往常那样可以放开手脚举办,我们讲师团在区关工委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利用高科技手段,将老师们的课件浓缩后,拍摄成 20 分钟的微课程,以云上课堂的方式,供基层“假日学校”孩子们收看收听。
 
  所以在我的工作中,“创新”始终是我内心深处最重要的词汇。
 
  “舞台虽小作为大,工作虽杂成效大”,担任讲师团的团长, 我会一如既往紧紧依靠上级领导的支持和全体老师的配合,尽力把工作做得更加到位,更加出彩,矢志不渝将关心下一代事业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