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社会不良分子“抢人”——访滨江区关工委“五老”讲师团团长 叶柏明

Mon, 30 Aug 2021 11:20:40 +0800
  
被采访人简介:
 
    叶柏明,男,1951 年生,浙江杭州人。曾任杭州市西兴街道成人文化技术学校校长等职,2017 年 8 月任滨江区关工委讲师团团长。
 
 
    问:在什么样的契机下,您开始接触并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 
    答:没退休前,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在 40 年的教育生涯中,一直从事青少年教育。我在学校任教的时候,已经开始接触这项工作了,但真正参与到具体事务中,是在 2017 年。
 
  担任滨江区关工委讲师团团长一职,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是原讲师团团长王锡才推荐的我,他当时年龄大了, 想找个有能力又靠谱的人接手他的工作,于是找到了我。
 
  其实刚接手这项工作的时候,我压力还挺大的,毕竟滨江区关心下一代宣讲工作,一直做得挺出色的,我要是做不好,岂不是对不起领导,对不起大家对我的信任。但我这个人,用他们的话说是比较较真,既然答应做了,就会认认真真、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五老”讲师团是一支直接向青少年做宣传思想工作的队伍, 这一块我有经验,再加上我们讲师团成员中有老党员、老模范、老校长、老教师,还有来自公安、检察等单位退休的老司法工作者,大家不仅经验丰富,还有一颗愿意为青少年成长无私奉献的心。于是退休后,我作为讲师团团长,带领讲师团成员共计共策, 大事一起议,活动一起搞。2018 年以来,举办和参与了各种活动21 场,参加人数 3000 余人。
 
  问:您曾经一手创办了西兴街道成人文化技术学校,并担任了 20 年的校长,挽救过十多名问题青少年,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
 
  答:1989 年,我们成人技术学校招收了第一届学生,上课地点是西兴小学的老校区。当时西兴小学新建校址,老校区适应不了教育形式发展的要求,就搬到新校址去了,而老校区的两栋房子,留了一栋给我们当教室。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学校还不像现在这么多,有很多成绩差的青少年,初中毕业后考不上高中,甚至连职高的分数线也达不到,年龄又小,不能参加工作,于是只能和社会上一些不务正业的人打交道,不仅毁了个人的前途,也给社会带来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因为我是一个老师,我觉得无论什么样的青少年,都是祖国的花朵,都需要呵护,不能因为他成绩差就不管不顾。于是我就想方设法开设了机械和财会中专班,也相当于给这些青少年多一个学习的机会。
 
  我这个人做事,喜欢实实在在的,所以希望青少年能够在学校学到真本事,走上社会后能够养活自己,同时也为社会做一份贡献。因此在成人文化技术学校创办之初,我们挖空心思,从教课老师到课程设置,再到毕业之后的去向等,每个环节都提前考量。
 
  我们成人文化技术学校实行三年制教学模式,前两年学习文化课程,第三年学习技术课程,我当时跟西兴街道几家大型公司联系对接,把学生送到他们公司实习,第三年的技术学习是在公司里完成的。如果学业结束,企业需要他们,学生又愿意留下来的话,就直接在企业上班了,也算是双向选择。而为了让社会认可我们的学历,我们的毕业考试是通过浙江长征职业技术学校进行的,取得的学历证书也是浙江长征职业技术学校,当时认可度还是挺高的。
 
  说起印象最深刻的事,是当时招生时有一个学生的父母。他们来到我办公室谈孩子上学的事,我让他们坐下来聊,他们死活不肯,一直站着,说只要能让他们的孩子来上学,即便让他们跪下来,他们也愿意。我再看看他们身边的男孩子,头发长长的, 一直到耳朵边,还染成了很夸张的黄色,就瞬间理解了他父母的心情,如果不严格管教,这个孩子很可能会走上歪路。我当时就答应了下来,只要你们信任我,我一定可以教好这个孩子,但必须要严格遵守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
 
  后来,果不其然,在有一次上课的过程中,有四五个社会青年在我们学校门口晃来晃去,说是来找同学,我劝他们走还不同意,拧着脖子说我没资格管他们,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但在我们学校门口,怎么可能让他们无法无天,于是我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听到警笛声,还没等警察到,他们就灰溜溜地跑了。
 
  事后我找到这个同学,叫来他的父母,认认真真地跟他聊了一次,让他断了跟社会不良青年的联系,把心收回学校。这次谈话以后,这个同学转变很大,成绩也上去了。如今,他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每年还会给我打电话,有时候还会来看看我,每到这个时候,都是我们作为老师最欣慰的时刻。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几次,次数多了之后,大家都知道我是比较严厉的,学生们都很怕我,社会青年更是躲得远远的,我们学校一切正常有序。当时有个老校长还半开玩笑地跟我说,“叶老师,我都有点不相信呀,我们学校,如果一个班里有 1 到 2 个调皮捣蛋的学生,这个老师的课就上不下去,你们全班都是这样的学生,怎么能好好上课呢?”
 
  我们第一届的学生,是 40 个,最多的时候同时在校的有 100 多人。在这么多届学生中,有十几个可以说是问题青年,用他们家长的话说,管不好要吃牢饭的,但是也都在我们学校学好了。他们说我争夺人的能力很强,在跟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抢人”呢。
 
  问:您曾牵头撰写《西兴灯笼传统工艺与民俗文化读本》一书,并组织小朋友开展“让西兴灯笼亮起来”公益活动,您为什么想把非遗文化传承给青少年呢?
 
  答:我一直觉得,非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蕴含着无限的魅力,青少年有权利也有责任去感受并传承他们。
 
  2006 年,西兴灯笼被列入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市民间文化艺术手工艺术保护项目。2008 年非物质文化普查,西兴灯笼排上省级名录。我作为一个老西兴人,对西兴灯笼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于是我花了 2—3 年的时间搜集素材,拍摄相关照片,又花了 1 年时间,完成了这本书的撰写,当时这个课题,在全国评选中,被评为三等奖。
 
  在我从事讲师团团长的这四年中,我多次邀请灯笼制作老艺人开展各类灯笼制作培训,并把西兴灯笼制作作为西兴中小学生社会实践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在学校内开设了课程体验基地, 引导青少年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家长和孩子欢迎。
 
  2017 年,我组织小朋友们开展“让西兴灯笼亮起来”公益活动, 为小朋友们讲解西兴灯笼的历史、灯笼的用处、传承灯笼文化的意义,并邀请灯笼传承者为大家展示灯笼制作,让在场的家长和小朋友们深切地感受到了西兴灯笼的魅力,了解了西兴灯笼的悠久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为让学生体验军营生活,锻炼他们的坚强意志,培养他们的团结合作意识和吃苦耐劳精神,教育他们遵纪守法、敢于担当。在“八一”建军节到来的前一天,我组织相关学校的 50 名学生, 由全体讲师团成员带领,赴留下某部队合成旅修理连慰问解放军。为了让这次活动丰富多彩,在这前夕我又会同“家长慧亲子成长中心”的理事共同商量此事。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安排了部队指导员、讲师团老师、学生代表的讲话和联欢活动(有部队战士的队列示范操、吉他弹唱、独舞、葫芦丝吹奏、口琴合奏、越剧、古筝表演、大合唱等文艺演出),最后还赠送部队战士夏天的慰问品。全体学生在这个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了人民子弟兵严明的纪律、优良的作风、过硬的本领。事后他们说,军队不仅是训练本领、锻炼意志的地方,还是塑造品格、陶冶性情的好地方。
 
  2018 年,我带领讲师团组织少先队员开展“弘扬‘红船精神’争当时代新人”主题教育活动,走进社区、学校,向青少年讲好红色故事、家乡故事,引导青少年爱祖国、爱家乡。
 
  同时,青少年的安全教育也是我比较在意的。2018 年,我联合省妇女儿童基金会,在学校开展“交通安全进校园”体验活动。该活动针对儿童的特点,采用形式新颖的交通安全小达人手偶剧方式,宣传儿童乘车和出行安全知识。同时,组织中学生及家长代表 50 余人走进杭州市富春强制隔离戒毒所,参观了戒毒所康复训练馆、心理宣泄室、毒品模型室,通过民警宣教、戒毒人员现身说法的方式,为同学们上了一堂深动的、有现实教育意义的法治课。
 
  这些年,我也获得了不少荣誉,有省第十八届“春蚕奖”、市优秀教育工作者,还曾获得浙江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荣誉,这是对我工作的认可,但同时也鞭策着我更加努力。虽然工作是忙碌的,但成就感也是满满的,如果能做得动,我会一直做下去,为社会贡献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