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边缘青少年” 替父母来保护你——访上城区关工委关爱团成员 魏国祥

Mon, 10 May 2021 14:10:05 +0800
被采访人简介:
 
  魏国祥,男,1950 年生,浙江杭州人。曾任上城区人民法院副院长等职。2010 年 7 月退休后开始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 现为上城区关工委关爱团成员
 
 
  问:退休后,您是怎么想到投身关爱“边缘青少年”工作的? 
 
    答:从 1985 年起在法院工作,我就开始和同事们一起审理未成年人犯罪,探讨更适应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特征的审理方式, 曾获市法院系统优秀审判员、市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和青少年打交道比较多。后来,区里成立了关工委,专门负责关心下一代工作,法院有一部分感化挽救青少年的工作, 也是由我负责,与关心下一代工作很契合。
 
  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关心教育好下一代,是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后继有人的希望工程,也是关系亿万家庭切身利益的民心工程。退休前,我是一名法官,因为工作关系经常接触一些“边缘青少年”,对这个群体比较了解, 对关爱“边缘青少年”的工作也比较熟悉。退休以后,我想发挥余热,做一些和法律相关的事情,继续帮扶“边缘青少年”,为国家、社会再做一点贡献。所以我就加入了关工委组织(关爱团), 介入到“合适成年人”参与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审理、诉讼活动之中。
 
  问: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关爱团”和“合适成年人”具体做哪些工作吗?
 
  答:这两个都是关工委组织开展关心下一代的具体工作。“关爱团”主要是参与和协助有关部门开展法治宣传教育,配合开展对失足青少年、问题青少年的教育转化工作和刑满释放青少年回归社会后的跟踪帮教工作等。“合适成年人”是一项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制度,主要是在未成年刑事诉讼中父母不能或不愿出庭情况下,为未成年人挑选符合一定条件的合适成年人作为其法定代理人出庭。
 
  问:您在从事“合适成年人”工作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 
 
    答:印象深刻的事很多。我记得有一个 16 岁的小孩,具体名字记不清了,他父母都不在杭州,小孩一个人在杭州生活。有一天,这个孩子玩手机的时候弹出一个信息,说可以赚大钱。他一听说能赚大钱,就按照对方的操作方法试了一下,结果成功了, 之后就开始在网络上持续操作进行诈骗。公安机关破获后逮捕了他,几次行为大概累计诈骗了 3 万多块钱。这个小孩子智商很高, 但是文化水平不高,懂得的道理很少。一开始,他还觉得这是他通过智慧劳动得到的财富,不是犯罪。经过教育,小孩慢慢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很后悔。检察机关提审他时,我作为合适成年人也参加了提审,认真听了他的叙述。这个孩子说,自己确实是吃了没文化的苦,没有听家长的话,想着家长都在忙自己的工作,他没事做也想赚点钱,结果上当受骗了。我很严肃地问他,如果给你机会,从宽处理,你会怎么做。他很坚决地表态说,绝对不会再去做这种事情了。我后来就建议检察院,考虑到这个小孩确实是第一次,也不是主观恶性犯罪,小孩子主要是因为贪玩无知, 上当受骗走上了这条路,希望能从宽处理。检察院对未成年人犯罪主要是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 最后检察院对这个小孩作了定罪不诉处理,至今为止没有发现他有再次犯罪的情况。
 
 
  问:您觉得从事“合适成年人”工作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答:我和其他“合适成年人”在工作中接触到的这些“边缘青少年”,大多是父母不在身边的,有很多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孩子犯罪了,打电话通知他们父母,父母要么是因为工作来不了, 要么直接说“我没这个儿子”“我无所谓的,你们处理好了”。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出现了。我们主动关心、教育引导这些青少年,要吸取教训、懂得一些法律常识和做人道理,用专业的知识保护他们在各个环节的合法权益,避免受到侵害。父母不能在身边,我们就代替他们的父母来保护他、教育他,让本地外地小孩都享有同等权利。我觉得,我们这份工作还是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