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市] 善帮群众算帐的“阿力娘舅”

Thu, 11 Oct 2018 12:49:09 +0800
  “当前群众间发生矛盾后,都有误解,不管起因只管结果。只有帮群众算清帐、算好帐,才能消除误解,调解好矛盾。”这是斯培力同志8年调解的切身体会。
 
  今年68岁的斯培力是诸暨市东白湖镇关工委委员,曾任斯宅乡副乡长,被当地群众称为“阿力乡长”。长年从事政法工作,“阿力乡长”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2011年一退休,就被浬浦派出所聘为调解员。8年来,他经手的调解案件已超260件,调解结案率在90%以上,退休后的他被大家称为“阿力娘舅”。
 
  斯培力认为,农村受传统影响,每个人在村里面子跌不起。为此,他善于从孝德入手,帮群众算亲情帐、长远帐,开展调解工作。
 
  前些年,东白湖镇五峰村一老人年迈需人照顾,可其四儿一女无人肯承担瞻养义务,村干部多次协调不见效果。得悉情况后,“阿力娘舅”参与了调解。第一次调解,老人的两个儿子到场,“阿力娘舅”一番劝说后,这两个儿子表示会瞻养老人;没有到场的女儿也带信来,承诺负责五分之一的瞻养费。对另两个未到场的儿子,“阿力娘舅”上门一一做工作。他从这两个儿子孝敬丈人说到呵护孩子,从当下谈到今后,从本村村民的议论聊到外村群众的评论,把做人的亲情帐、长远帐一一列出、细细道明,说得这两对儿子、儿媳自感羞愧,都表示承担瞻养义务。经“阿力娘舅”调解,四儿一女达成共识,一起承担照顾老爹的义务。
 
  “这些年,农村群众有的吃、有的穿,类似不瞻养老人的案件越来越少,当前调解治安案件是我们的工作重点。”在调解治安类案件中,“阿力娘舅”更多的是从算好经济帐、利益帐入手,做好调解工作。
 
  去年,东白湖镇陈某和蔡某在打牌中发生口角,在随后的打架中,陈某致蔡某妻子腿膝盖碗骨折。如此,陈某不仅要赔钱还要负刑事责任。本着大事化小免于起诉,“阿力娘舅”开展调解。几次调解,双方对赔偿金额争持不下。蔡某夫妇要求赔偿二十万元,陈某只愿出赔偿金十万元。为此,斯培力多次找双方家属做思想工作:蔡某父亲与“阿力娘舅”同事过,他上门做蔡父的工作;陈某母亲工作做不通,“阿力娘舅”找到陈某的舅舅,请舅舅出面做陈某的思想工作。在每次做工作中,“阿力娘舅”通过算经济帐,帮助当事人认识赔偿金多少分别带来的不同利弊,使大家清楚地认清各自利益。算清了帐,双方当事人胸中的气也缓和了,再坐下来调解,双方赔偿金的问题迎刃而解。
 
  斯培力表示,“不管起因管结果”,是双方当事人的误解,但通过为他们算帐,个人的、家庭的,经济的、面子的,法律的、道德的,当前的、长远的,每人都有一杆称,自己会权衡,调解工作自然也会水到渠成。正是如此,当地群众称退休后的斯培力为“阿力娘舅”。他笑笑说,“这个娘舅就脚头勤,多做解释工作。”
 
  
供稿:诸暨市关工委办公室 何建国
  
(责任编辑: l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