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二〇二〇年“最美医生”

Wed, 19 Aug 2020 14:46:19 +0800
 
  今年8月19日是第三个中国医师节,主题是“弘扬抗疫精神,护佑人民健康”。
 
  长期以来,广大医务工作者弘扬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精神,为生命护航,谱写了一曲曲大爱之歌。2020年“最美医生”是全国医务工作者的杰出代表,也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不懈钻研,攻克医学难题
 
  “我专门看重症病人,从不放弃一个病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终身教授丁文祥说。年逾九旬的丁文祥仍经常出现在病房。当面对极为复杂的重症患者时,医生们会说:“请丁老来看看吧,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就是通过这“看”,丁文祥先后为出生仅100天、患有心脏二尖瓣膜畸形的女婴更换了心脏瓣膜,为出生54天的婴儿切除了靠近心脏、与心脏一般大小的肿瘤。
 
  上世纪70年代,小儿先天性心脏病曾是手术“禁区”。面对医学难题,1974年,丁文祥在上海新华医院建立我国首个小儿心胸外科,带领团队自主研发了国产小儿人工心肺机,并成功为一名幼儿实施低温体外循环下室间隔缺损修补术。从此,众多患儿获得新生。
 
  “彻底消灭肝包虫病,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医师王文涛说。
 
  有一名藏族姑娘,饱受肝包虫病折磨。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王文涛吸着氧气走上手术台,忍着强烈的高原反应,经过15个小时,完成了这台手术。姑娘终于得救了。
 
  经过探索,王文涛将“体外肝切除联合自体肝移植技术”成功运用于晚期包虫病的治疗。目前,王文涛团队成功救治了50余名晚期包虫病患者,术中多项原创手术方法被广泛认可和应用。
 
  “心血管手术是医学领域的珠穆朗玛峰,没有创新精神就很难登顶。”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肖颖彬说。
 
  2000年8月,该院收治了一对连体婴儿。这对兄弟胸腹相连,肝脏、心脏等多器官融合。当时,连体儿分离手术,全世界仅有两例成功,国内尚无先例。肖颖彬和有关专家苦战12小时,分离并修复了患儿心脏。
 
  从率先开展婴幼儿先心病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到完成全球罕见“异位心”婴儿心脏复原等一系列高难度手术,肖颖彬一次次站上心脏外科领域的制高点,挽救了一名又一名患者。
 
  绝不放弃任何一线希望
 
  吉钓村是一座四面环海的小岛,常住人口不到400人。1986年,福建省福清市城头镇吉钓村卫生所王锦萍成为岛上唯一的医生,至今已有34年。
 
  有一年冬天,70多岁的村民陈月仙生病,家属半夜敲开卫生所的门。腿伤未愈的王锦萍一瘸一拐来到老人家里,靠在床边艰难地给老人输液。陈月仙流泪了:“你自己摔伤了,还来为我看病,我心里难受。”王锦萍说:“这是医生的天职。只要我能迈开腿,就要为乡亲们上门看病。”
 
  面对生命,她从不轻易放弃任何一线希望。20年前,村里有人难产,在王锦萍的救治下,孩子顺利生了下来。然而,啼哭声却没有出现。王锦萍不停地拍婴儿,并给婴儿做人工呼吸。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抢救,孩子活了过来。
 
  柴嵩岩是北京中医医院主任医师,也是新中国培养的“中学西”专家之一。行医60余年,她解除了诸多女性的病痛。
 
  多年前,李女士连续怀了4个无脑儿,再次怀孕后,许多医院建议她做人工流产,但是她不肯。李女士生第一胎时羊水达到2万毫升,而一般临床上超过2500毫升就属羊水过多。柴嵩岩四处请教,不断研究,又查阅各类中医典籍,终于找到了治疗思路:“我给她补肾安胎,去胎水,利脾湿。”之后,患者生下一个健康宝宝。
 
  长期用左手诊脉,柴嵩岩肩背部有严重的变形,每次出诊都忍受着肩背疼痛。但她说:“人生就是这样,多为别人做点什么才快乐。”
 
  “当大夫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事!”耄耋之年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饶明俐说。
 
  2015年,一名即将高考的孩子突然昏迷,送医院时呼吸已经停止。经过紧急抢救,虽然维持了呼吸,但命悬一线。饶明俐请有关科室会诊,确诊为畸胎瘤。经过手术,孩子的不良症状逐渐消退,2017年元旦,开始恢复意识,逐渐能够生活自理,还开始复习功课准备高考。饶明俐说:“病人康复,是对医生最大的鼓舞。”
 
  辛苦留给自己,光明留给患者
 
  “防控突发传染病,预防重大传染病疫情发生,是疾控人员的天职。”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所原所长徐建国说。
 
  1999年春末夏初,江苏省徐州市一些医院突然接收到一批先腹泻后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的病人,疫情在扩散。基于科研积累,徐建国迅速做出判断:这是一起大肠杆菌引发的疫情。准确的判断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辛苦留给自己,光明留给患者。”这是北京同仁医院副院长魏文斌的追求。在国内首次开展眼内肿瘤局部切除和局部放射治疗,打破了眼恶性肿瘤必摘眼球的传统;首次进行了治疗驱逐性脉络膜上腔出血手术……20多年来,魏文斌团队在小小的眼球上不断突破,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魏文斌至今记得,一名湖南农民患者颤巍巍地展开手里的小纸条,上面写着“魏文斌”三个字。患者说:“我听别人说,如果这位专家说能治,我这眼睛就有希望了。”自此,魏文斌特意叮嘱门诊护士:“外地来的病人,尽量加号;眼肿瘤病人,必须加号。”
 
  大医精诚,仁心仁术。致敬伟大的白衣战士,致敬生命的守护者!
 
(责任编辑: X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