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局长刘明

Mon, 23 Mar 2020 10:25:18 +0800
 
  “这三样东西能帮助联系一下吗?”2月28日凌晨00:57,刘明用通讯软件给同学发送了一张图片,是湖北省指挥部物资与市场保障组列出的医疗废弃物处置设备需求清单,请求中央指导组物资保障组协调调拨。
 
  “我抓紧联系落实,身在抗‘疫’一线,请注意自身的防护。”5个小时后,05:58,他得到了回复。“这个物资需求清单可以转发吗?”对方问。
 
  “可以。”刘明几乎是“秒回”。06:00,他又补充说,“水泥窑协同处置也可以。环保上,我感觉移动式车载焚烧炉不如水泥窑。”
 
  刘明,是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局长。1月27日(正月初三),关闭离汉通道第5天,刘明奉命从北京赶赴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眼”——武汉。
 
  与病毒竞速 切断二次污染途径
 
  1月26日(正月初二)晚22:40,刘明接到国务院办公厅短信通知,要求带齐3个月个人物品,次日7:40到首都机场办理登机手续,飞往武汉天河机场。其实,对所有的“逆行者”而言,只有出发的命令,没有回来的时间表。
 
  “我接到指令就过来了,自始至终都很‘淡定’,一点不恐惧。戴好口罩,勤洗手,做好正常的防护就可以了。”3月1日,记者连线身在武汉的刘明,在被问及“逆行”的感受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了句,临行前跟家人沟通很简短,“老婆、孩子都坚定支持我。”
 
  中央赴湖北指导组下设7个组,成员来自国务院及其组成部门。刘明和同行的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副司长孙志诚被分到物资保障组。组长由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连维良和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共同担任,国家发改委还有体改司副司长万劲松、评督司副司长吴君杨、运行局电力处处长刘琼、办公厅秘书吴丕达等4位同事也在其中。
 
  孙志诚曾向记者透露这样一张“作战时间表”:最紧张时,每天5次会议,早上8:30开始第一次会议,11:00第二次,15:00第三次,20:00第四次,21:30第五次,会议间隙,大家各司其职,抓紧开展工作,协调落实相关任务。晚上,还需要整理相应的文字材料,形成次日一早要上报的文稿。这也就意味着,凌晨2点以后才能睡觉,不到7点就要起床,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4、5小时。
 
  “你休息了,病毒可不休息。”这是连维良副主任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事实上,与病毒竞速的并非只有一线的医护人员。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定点医院点多面广,每天的医疗废物产生量比以往高出几倍,面临运输能力和终端处置能力“吃紧”的现实困难。“如果医疗废弃物的收集、转运、处置能力跟不上,就会造成病毒的二次传播和传染。”刘明告诉记者。
 
  湖北省指挥部物资与市场保障组发来的请求调拨的物资需求清单包括三大类医疗废弃物处置设备:一、医废240L周转桶10,000个。规格:长732mm,宽590mm,高972mm。二、南京环科所和安徽广通汽车联合研发的移动式车载焚烧设施:2吨/天焚烧炉30套,3吨/天焚烧炉10套,4吨/天焚烧炉5套。三、带液压升降尾板的医废垃圾清运车(载重5吨)30台。
 
  除了协助清单上物资的调拨,刘明留意到这样一条资讯:2月4日,湖北省武穴市启用了医疗废弃物高温焚烧方案,利用当地华新水泥公司的干法水泥回转窑生产线协同处置医疗废物。截至2月22日,该公司累计安全处置医疗废物39吨。
 
  “水泥窑可以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包括医疗垃圾在内的危险废弃物,具有处置效率高、无二次污染、安全性高等特点。”他向记者解释为何在沟通过程中增加“水泥窑协同处置”方案,“当前疫情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要根据孙春兰副总理的部署,按照连维良副主任要求,把我们能够做的全力以赴做到。”
 
  截至3月3日,华新水泥4个基地(昭通公司、宜昌公司、武穴公司、阳新公司)合计应急处置医疗危废133.4吨。其中,阳新公司处理的46.13吨医疗危废中,除黄石市的0.2吨外,其余都来自武汉市。目前,武穴和阳新的水泥窑正在连续作业,每天约处置医疗危废7吨。华新环境出动5台大型密闭车辆协助运输医废,每车约装载120桶,3—4吨/车。
 
  跟时间赛跑 跨境只为生命接力
  若非此次疫情,ECMO(全称为“体外膜肺氧合”)恐怕很难为大众熟知。
 
  ECMO是一种用于协助重症心肺衰竭患者进行体外呼吸循环的急救设备,俗称“人工肺”,是目前针对严重心肺功能衰竭最核心的支持手段,也称为危重症患者的“最后救命稻草”。
 
  由于费用高昂、需求小、使用门槛高,目前我国尚无生产ECMO的厂家,而在全球范围内,生产ECMO的厂家也屈指可数。“全球ECMO只有1200台,我国就有400余台。这就不奇怪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来中国考察时,对中国一家医院拥有5台ECMO,感到非常惊讶。”刘明说。
 
  为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进一步满足武汉救治工作对于ECMO设备的需求,中央部署,一方面,从国内紧急调集一部分ECMO到武汉来,另一方面,就是从国外购买。刘明告诉记者,2月23日夜里,物资保障组孙志诚向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发出第一批设备征集指令,2月24日晨间就已经从中央本级医院中征集了10台,“完成第一批10台ECMO调集任务仅用了32个小时”。
 
  说起海外采购的经历,刘明用“惊心动魄”这四个字来形容。“由于采购的这家国外ECMO生产企业在中国没有上市,不能直接销售给医院,只能卖给国内的一家企业,由企业捐赠给医院。”刘明说,2月21日上午,得知武汉抗“疫”前线急需ECMO后,保利集团迅速制定行动方案,了解设备进口细节,指派专人对接并向国药集团出具设备进口委托函。“保利集团的所作所为,体现了央企的责任与担当。”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时间2月27日凌晨04:05,中央赴湖北指导组部署紧急采购的16台ECMO搭乘国际航班,于当天下午12:41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并在北京清关。下午17:32,邮政航空航班装载16台ECMO从北京首都机场起飞,当晚20:25飞抵武汉,直接送往同济医院。这也是继2月25日从国内调用10台ECMO设备支援武汉后的再度驰援。
 
  “民航局运输司、海关总署、国航、民航华北管理局、民航中南管理局、邮政航空等单位,一路特事特办,都给予了超乎想象的支持。”刘明说,民航局采用2架飞机“跨境接力”的方式,行程近万公里,历时不到17小时,16台ECMO提前2天顺利运至武汉,为危重病人抢救赢得宝贵时间。
 
  “大家以分钟为单位迅速行动,各项操作环节方案按分钟倒推,确保前方急需医疗设备以最快速度、无缝衔接运达武汉。”刘明说,这次行动让国外ECMO生产厂家惊呼“不可思议”,“中国政府太给力!中国企业太给力!”
 
  跟时间赛跑,也是在为生命接力。从沈阳、青岛、福州、济南调集的第三批4台ECMO也于2月28日7时35分搭乘邮政航空航班飞抵武汉。
 
  从小事抓起 生活物资保供稳价
 
  虽然关闭离汉通道,但武汉老百姓的生活不能停止。居民生活物资补给充足吗?价格平稳吗?
 
  刚到武汉不久,物资保障组的成员就来到武汉市大型蔬菜副食批发市场和社区蔬菜市场调研。刘明说,孙春兰副总理对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提出明确要求,工作要从小事儿抓起,连维良副主任也要求我们了解当地真实的物价水平,在这场“硬仗”里,我们要给湖北老百姓吃个“定心丸”,物资供应是充足的。
 
  “前线的工作能够高效率地开展,离不开后方的鼎力支持、全力协调和高效工作。”刘明感慨说,后方的同事一点也不比前线轻松,“我了解的情况,委里运行局局长李云卿等一些同事‘白加黑’‘5+2’,每天睡眠时间还不足4小时。”委党组十分关心同志们的工作和生活,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机关党委书记林念修专门带队到任务最重的几个司局进行看望慰问,办公厅、人事司、机关党委、机关服务中心等单位给予了大力支持。人事司司长杨荫凯、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文步高到局里看望大家,人事司还从其他司专门安排2名司局级领导干部和4名青年干部支援运行局工作。
 
  据介绍,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专门设立了由15个部门和单位组成的生活物资保障组,建立快速联动工作机制,千方百计增加生活必需品供应,协调落实食品、蔬菜、医疗物资等必需品绿色通道,全力以赴做好武汉等重点地区的生活物资供应保障工作。其中,国家发改委承担了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生活物资保障组组长单位的职责。
 
  为增加武汉市蔬菜市场供应,国家发改委第一时间联系了山东等蔬菜主产地,及时组织对武汉蔬菜市场的供需衔接。同时,国家发改委还协调有关部门开通绿色通道,确保相关运输车辆顺利通行。
 
  刘明还谈到,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物资保障组每天密切监测湖北省武汉市及其他地市州的市场物资供应情况、价格变动情况。目前,武汉市生活必需品供应充足,粮、油、盐等储备均在一个月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口罩等医疗物资供应短缺一度是疫情防控工作的短板,在推动重点企业恢复产能、增产扩产的同时,为保障湖北等重点地区的防护需要,全国统一调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刘明告诉记者,2月1日—3月3日,国家发改委累计从浙江、山东、广东等省份统筹调配N95口罩426万只、医用外科口罩1536万只调往湖北省,保障了一线医务人员和高危人员的防护需要。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中,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用这样的速度动员各种资源和人力,这正是中国的制度优势。”刘明说,这也彰显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担当,这些有力举措不仅在对本国人民负责,也在对全世界负责。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记者问刘明,“您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他发来几张武汉的实拍照片,偌大的城市空无一人,却无法阻止春日暖阳照进这座非常的江城。“武汉这些年建设得很美,真是大武汉了。”他说。
 
(责任编辑: X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