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考验下,“云课堂”如何走向远方

Sat, 21 Mar 2020 12:16:16 +0800
 
  停课不停学,2月中旬以来,全国各地的大中小学网上授课陆续开启。受技术、平台和教学条件影响,全国首次大规模同步开启的“云课堂”“空中课堂”在实践中遇到了不少考验,也进一步引发了业内的关注探讨:在线教育短期内解决了教与学时空问题的同时,如何结合“在线”和“教学”进一步做好教育文章?未来,线上课堂的发展将走向何方?
 
  “停课不停学”提出后,“学什么”“怎么学”等问题一度引发社会关注。各类学习软件的“崩溃”多次冲上网络热搜,网友吐槽网课“效率低”“用眼过度”等问题。
 
  据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过半数受访学生和家长支持疫情期间线上教育,其优势包括可以有效防控疫情、方便学生和老师停课不停学等。对于线上教育的劣势,大部分受访者认为学生注意力易分散、不能随时向老师提问,以及该方法缺乏监督。
 
  “本来安排了一周的线上课程学习,但在运行中出现太多的问题,很多时候无法正常使用,所以暂时就没有进行下去了。”一位来自乡镇的初中英语老师曾在采访中这样表示。她说,后来,只能给学生发放新学期英语单词的听力,督促学生在家记忆单词。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姚继军此前曾用线上讨论的方式开展教学活动,因此能较好适应本次疫情期间在线教学。“我带的学生不多,采用QQ视频聊天的方式上课还比较顺利。”姚继军说。不过他认为,比起可能出现的信号不稳定这类技术问题,他最担心的是无法及时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这一点,他通过在直播授课中增加提问量和加大课后作业量进行检验。
 
  然而类似的检验方式,可能并不适用所有年龄段的学生。来自四川的“95后”小学一年级语文教师邓怡(化名)也担心学生无法投入自主学习。她表示,为了及时掌握学生们的学习情况,曾采取让学生白天收看网课、晚上一对一在线抽查诗词背诵的方式。但是这种晚上的额外辅导只实行了一个星期就被取消,因为学生和家长反映“增加了学业压力和负担。”
 
  “我也曾让学生把完成的作业发到班级群里,进行检查。后来有家长建议改为自主辅导和监督,减轻在家学习的压力。”邓怡说。
 
  记者梳理发现,基础教育阶段在线课堂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内容过度聚焦学科、网课效果不理想、影响学生视力等方面。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曾就中小学延期开学“停课不停学”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提到,“停课不停学”不是指单纯意义上的网上上课,也不只是学校课程的学习,而是一种广义的学习,只要有助于学生成长进步的内容和方式都可实行。一些省份也明确要因地(校)制宜组织教学,鼓励学校灵活组织教育教学活动。
 
  在线教学方式待提升
 
  随着疫情形势不断向好,不少省份学校积极推进开学准备工作,一个个中小学“空中课堂”的电视方案相继出炉。“空中课堂”“线上教学”效果到底怎样?如何更好发挥它们的教育功能?
 
  王珊(化名)是安徽合肥的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尽管已有19年的教龄,但是“触网”不多的她,曾在“空中课堂”开始前一度感到茫然。为了让“空中课堂”更好地落地,在学校安排下,她和同事会事先做好教学设计、分析,对教材进行解析,也会把“空中课堂”的课程先看一遍。然后根据班级学生实际情况,列出学习中可能存在的薄弱地方,结合“空中课堂”内容为学生答疑和设置作业。
 
  “作业还是会反映出不少问题,毕竟学生们有不同的学习层次,这个时候我们会和学生进行私下交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王珊说,“整体来看,空中课堂的学习效果还是比我们预期的要好。”
 
  也有声音提到,在线教学并不是简单地将网络作为知识传播的途径,教学效果上需要更注重交互与反馈。
 
  姚继军介绍,他通过网课平台的“弹幕”等功能增加了师生交流互动,并在直播过程中,通过控制课堂讨论的话题、节奏来对学生进行引导。不过对于一些采用录播授课的中小学生教师而言,如何有效进行师生互动,还需要更多探索。
 
  “由于担心网络不稳定和一线教师没法那么快上手在线教学等问题,采取更为稳妥的电视方式和统一请全市最优秀的老师录制课程。这样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如果教育缺少互动,缺少选择,缺少合作,效果可能反倒不理想。”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副教授杨晓哲说。他认为,采用电视方案的话,应该更充分地融合运用双师课堂的方式,运用互联网的方式进行融合与补充。
 
  四川省教科院普通高中教育研究所所长吴中林提道,可以根据学科特点,将教学内容制作成丰富的课件,挖掘利用软件功能直播教学、线上进行板书等增加与学生的互动交流。
 
  “但是有的软件设计上互动较差,只能通过打字交流,这样的过程反应迟钝,且使用不方便。与学生连麦提问是比较好的方式,既抽检了学生学习状况,又可以实现点名,能够及时检查督促学生的学习,但可能有点费时,多数时候语音效果也欠佳。”吴中林说。
 
  还有专家提到,线上授课更应关注学生如何“学”。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副教授王小明认为,很多在线教学的设计和实施者将重点放在了学习内容的电子化、视频化、网络化上,自控能力较弱的学生,面对在线教学伴随而来的诸多诱惑与干扰,常常难以进行有效的学习。因此,在线教学要成为真正的教学,还要将教学的方法即如何引发、支持、促进学生学习活动纳入到推送给学生的内容中,让“在线”与“教学”实现平等而均衡的结合。
 
  在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崔允漷看来,老师的教学方案应该更加专业化,建立起教学方案的国家标准。“近年来,我们团队探索了一种教学专业方案——学历案,即在班级教学情景下,围绕某一学习单元,从期望学生学会什么出发,设计并展示学生何以学会的过程,以便学生自主建构或社会建构经验、知识的专业方案。”崔允漷说。
 
  在线教育发展须形成合力
 
  目前线下课堂教学仍是教育主阵地,但有业界人士认为,疫情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不仅使师生的信息化素养得到提升,对于教育信息化的纵深发展同样具有启示价值。
 
  “一开始我都不知道什么叫做钉钉(注:一种移动办公平台),不过从最初的陌生、茫然,到比较顺利地推进教学活动,我觉得线上教学可以很好地成为课堂教学的补充,期待二者未来能更好地融合和发展。”王珊说。
 
  吴中林提到,本次针对学生不能返校的在线教育,主要采用应急性的方案和实现措施,但为今后的常态课堂上教师们使用信息技术的手段、实现“教育+互联网”提供了尝试与实践的机会。也有助于促进学生养成学习计划和安排的习惯,帮助他们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在家学习时间。
 
  “在线教育是发展趋势毫无疑问,借这次契机可能变成一定程度的常态,对传统教育有强烈的冲击。但是遵从教育规律,给在线教育一个恰如其分的定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熊璋这样表示。
 
  熊璋认为,未来在相当长一个阶段里,在线教育只能是面授的一种有效补充,暂时达不到替代的定位。“教育研究人员、软件和app的开发者、老师和同学都需要有一个升华的过程。”熊璋说,教育研究人员要研究在线教育的特征,找到适合的教学模式,软件和app的开发者要更加充分利用现有技术开发出老师和学生双方都得心应手的平台。
 
  “同时,老师要改变传统的面授思路,充分利用信息科技,摸索在线授课的适切方法,实现接近面授的效果。学生也要改变心态,平心静气接受在线教育模式,保持高度注意力,积极与在线教育平台上的老师、同学进行交流和互动。各方努力,是在线教育发展的正确道路。”熊璋说。
 
  
(责任编辑: L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