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内托管的同时更要注意校内善管

Sat, 9 Mar 2019 13:21:35 +0800
 
  近日,浙江省宁波市教育局等多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要求2019年秋季学期,全市范围有托管刚性需求学生的小学都要开展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工作。同时,镇海区从本学期开始,已率先试点启动了这项民生服务工作。
 
  校门关了,家门没开,困扰家校的“四点钟难题”长期为全社会所关注。去年以来,国内已有一些地方,陆续尝试全面推行校内延时服务。然而很快有媒体跟进报道称,政策推行数月后,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觉得“校内托管”就像一块鸡肋,部分小学参加校内托管的中高年级学生也呈现日益减少的趋势。面对尴尬境况,一些下班较晚的家长还是直接选择了校外“小饭桌”,以避免孩子的“二次托管”。
 
  各地政府和小学推行“校内托管”,这自然是一桩大好事:比起校外鱼龙混杂和收费不菲的托管机构,明确“不上课、不集中辅导、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和坚持公益性和非营利性原则的校内托管,给了公众一种实打实的“民生获得感”;尤其是对许多普通工薪家庭来说,校内托管可在一定上杜绝孩子间在这方面的相互攀比,莫不欢呼这项服务“来得正是时候”。
 
  校内托管作为惠及民生的新的举措,这项服务的利好一面不言而喻。但与此同时,则也需要精益求精、不断创新,切不可敷衍塞责、“为托而托”。有了校内托管只是其一,赢得好评才是民众所愿。大家最为看中的,还是让孩子如何高质量地度过课余时光。换言之,假如校内托管只是让孩子呆够时间,顺便完成点家庭作业,可能并不是家长们最为期待的方式。
 
  打开校内托管的善管模式,当然也需综合治理。首先,学校和老师为此要付出更多精力,其敬业和奉献精神,将实打实地体现于托管成效;其次,家长在各方面的体谅与配合程度,无疑也会影响到最终的善管成色;再次,一些校外托管机构为了过上“好日子”,可能会千方百计地想把孩子往校门外拉,这时候,就更检验着家校双方和监管部门的善管定力了。
 
  归根到底,突出校内托管的善管亮色,以及验证社会舆情的满意度,其最有说服力的一点,就是让课后托管时间变成众声夸赞的“黄金时段”。由此而论,政府投入也好,举措制订也罢,还得点面结合,既要铺开“托”的服务,更要做实“管”的内涵。(司马童)
 
  
(责任编辑: LQ)